365bet注册官网
您所在的位置:培训文摘
培训文摘
网红经济是女人的天下?Instagram当红美妆博主都是男人
发布日期:2017-02-23

 

网红经济是女人的天下?Instagram当红美妆博主都是男人

文|苔衣  来源|电商在线

提到美妆博主,如果只知道Michelle Phan和Pony的话,你可能有点落伍了。作为美国最重要的网红阵地之一,图片社交应用Instagram上已诞生了一批百万粉丝的男性美妆博主,其中一些成功实现了商业变现,获得了知名品牌的推广或代言机会。例如,拥有300万粉丝的曼尼·古特雷斯已在1月成为美宝莲有史以来第一位男性代言人,并且发布了同名睫毛膏和口红组合。

2016年10月,美国彩妆品牌CoverGirl成为第一个签约男代言人的化妆品品牌,它选中的是年仅17岁的男孩詹姆斯·查尔斯。查尔斯在Instagram有140万个粉丝。1月,同样只有17岁的路易斯·巴尔成为英国化妆品品牌芮谜伦敦活动的代言人。25岁的英国博主杰米·杰克2016年即与欧莱雅签下广告合同。他从去年4月开始在Instagram上发起“化妆无性别”活动,并且将美妆去性别化视为己任。

这些男性博主被称为“美妆男孩”(beauty boy)。英国《卫报》指出,男美妆网红的兴起象征着一种新的化妆潮流,即传统意义上的“浓妆艳抹”不再是女人的专利,男人同样可以参与;更重要的是,男人可以像女人一样天天化妆。这些博主可以画出或夸张或精细的妆面,并耐心地通过短视频解释如何让睫毛膏不结块、怎样混搭口红的颜色,让嘴唇看起来更丰满。

各大品牌大胆启用“美妆男孩”作为形象大使,不仅是为了迎合千禧一代对个性的认同,更是看中了Instagram在电商上的想象空间。

商业新闻博客Business Insider援引美国风险投资基金凯鹏华盈发布的《2016年互联网趋势》报告称,根据对美国线上购物消费者的调查,Pinterest以55%的比例成为最受欢迎的应用,Facebook和Instagram则以12%并列第二。

不同于Youtube的广告分成模式和Pinterest设置的购物专区,为维持兴趣社交的基本属性,Instagram对广告、打赏和购物等功能始终小心翼翼,以避免引起用户反感。因此,商家或营销意见领袖想要推广产品或服务时,只能通过图片描述、标签等注明,然后依靠用户自行到品牌或购物网站上搜索感兴趣的产品。而添加链接这一功能也是直到2016年6月才添加的。

现在,为了增强流量变现效率,Instagram显然等不及了。2016年11月中旬,Instagram开始测试线上购物功能。该公司的公告称,此举意在“提升购物体验,提高用户留存时间”。与Instagram合作的零售商可在图片下方添加点击查看商品售价和详情功能,并添加“马上购买”链接,点击即可直接跳转至购物网站,这样的设计可以缩短向电商导流的时间,抓住消费者产生购物冲动的一瞬,促使他们下决心买下商品。

Instagram在消费场景上的短板甚至催生了一批创业公司。2016年12月,图片识别应用 Geenee 宣布完成 440 万美元 A 轮融资,该应用可以帮助消费者扫描出一个网红使用的化妆品或手袋品牌,并定位到相应的购物网站。

《卫报》认为:“性别规范正在被加速抛弃,‘男人应该像男人样’的理念正在被拒绝。”这是性别流动性速度加快的结果,千禧一代尤甚。一些当红的明星,如出演美剧《女子监狱》的女演员鲁比·罗斯、《饥饿游戏》中的阿曼达·斯滕伯格等,都以雌雄莫辩的外形赢得了诸多喜爱,并且大方公开了他们的性别流动性。美妆博主帕特里克·西蒙代克示范的妆容是普通女性都可以在家中作为日常妆容模仿的,他在Instagram上有240万粉丝。西蒙代克对《卫报》表示:“数字时代的到来让男人也化妆。你可以通过网络与他人连接,并感觉一切如常。”

美宝莲的Big Shot睫毛膏广告里,古特雷斯走进纽约的一个酒店房间,打开一只装满数百支睫毛膏的旅行箱,陶醉地将这些金光闪闪的瓶子抛向空中。他的眉毛和眼睫毛都经过精心涂抹,脸侧留着一层淡淡的胡须。古特雷斯对时尚杂志Marie Claire解释,化妆对他来说“是一种艺术形式”。“我仍然对自己是一个男人感到自信,”他说。

《卫报》回顾,男人化妆由来已久。事实上现代女性化妆的方式也部分源于欧美的变装秀,男扮女装的变装皇后们总结出了各种美化面部毛发、利用色彩和阴影让脸的轮廓显得更加柔和的技法。除此之外,摇滚音乐人大卫·鲍伊、拉塞尔·布兰德等,都曾经以非常特立独行的妆容示人。

如果人们将在职场、家庭分工等方面给予女性的不公平对待视为歧视,那么,认为化妆只是女性的专利,何尝不是一种偏见呢?


本会专区
团体入会申请表
点击此处进入下载
个人会员入会申请表
点击此处进入下载
专业委员会申请表
点击此处进入下载